国际秩序的过去与未来:“问对问题”比“解决问题”更重要

2020/01/28 09:00
收藏
任何未来的国际安排,都需要更好地说明当前和未来世界中“力量”的衡量标准。核武器和坦克要如何应对气候变化、假信息、流行病或金融崩溃?

本文由智堡翻译,支持智堡请下载智堡APP并订阅我们的黑金会员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作者Francis J. Gavin,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院 (SAIS) 特聘教授兼基辛格全球事务中心 (Henry A. Kissinger Center for Global Affairs) 首任主管,2013年被聘为麻省理工学院的首任核安全政策研究主席兼政治学教授。

篇幅等原因有改写。

正文部分

1965年6月,法国哲学家和政治学家雷蒙·阿隆 (Raymond Aron) 聚集了包括斯坦利·霍夫曼 (Stanley Hoffmann),格拉德温·杰布勋爵 (Lord Gladwyn Jebb) 和亨利·基辛格 (Henry Kissinger) 在内的一众顶尖思想家,在意大利贝拉焦 (Bellagio) 美丽的赛尔贝罗尼别墅举行了为期一周的研讨会。会上讨论集中在是否以及如何实现稳定的国际秩序的问题上。在一个混乱无常的世界中,不同的意识形态体系能够并存吗?民族国家 (nation-state) 是全球治理的最有效手段吗?变革性的技术进步将对国际政治造成什么影响?这组著作等身的学者所要解决的核心命题是:“能否建立这样一套国际秩序,在有着本质不同的社会之间实现和平共处?”

五十五年后的今天,国际秩序似乎已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分析人士再次为其当前和未来的形势所困扰。许多人针对未来国际秩序可能的形态以及如何建立这一秩序提出了建议。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比这一命题的影响更加深远。

然而,在展望未来之前,我们需要更好地理解过去。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诞生的秩序,常常被以过分简单和造成误导的方式描绘出来。如果我们要建立有效的未来秩序,我们首先要对已是老生常谈却常遭误解的战后国际秩序,有更加全面的了解。我们还应该正确判断该秩序的当代挑战,并评估未来秩序构建工作的目标。

立即解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