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8 19:55
李迅雷金融与投资经济-金融-投资
​“赢”在政策——2020年宏观和大类资产展望 1、全球百年变局:贫富差距轮回。当前全球面临局面和上世纪初极为相似,归根到底是当前全球贫富分化再度达到历史性高点,带来各国内部不稳定、以及问题外溢,高速增长的全球化进程或告一段落。再加上老龄化加剧,主要经济体已经陷入流动性陷阱,货币刺激失灵。中国成为08年后全球增长的主要贡献者,中国经济下行、不再强刺激,全球增速趋降。 2、问题都解决了?仅是杠杆转移。我国人口面临40年以来的拐点,潜在增速仍趋于下行。面对增速换挡,过去10年需求端刺激带来了杠杆问题,供给侧改革解决了一些问题,但也面临一些更大的新问题,归根到底是面对出清压力时,我们更多采取需求端刺激政策,转移了杠杆。经济风险并没有像美国那样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效率提升幅度有限,反而还制约了政策的空间。往前看,市场还会面临出清压力,价格只有回归合理才是真正释放了风险。 3、房地产的韧性:从2013到2014。经济增长是有路径依赖的,过去的发展模式会影响未来经济和政策。我国明年经济面临的一个最主要问题,是房地产市场的均值回归。短期地产韧性来自因城施策、周期错位,更主要的还是来自“追涨杀跌”的惯性。其实房地产市场的供需关系已经在恶化,房地产正在从“2013年”向“2014年”过渡。而一旦地产回落,经济仍有压力。 4、降息周期开启,债券、权益资产均受益。从内外环境、长短期因素看,我国经济明年仍难企稳,投资方面要看淡总量,不被经济数据短期波动扰动,更应专注结构机会。我们认为2020年边际影响更大的是政策变动,尤其是逆周期政策边际增多。预计2020年广义财政力度依然有限,但货币会渐进放松,中国降息周期才刚刚开始,地产调控政策渐松。权益机会主要仍在科技、医药等新经济,享受更多溢价;消费资产短期整体高估,但龙头长期保值;地产盈利趋降,但受益政策放松,龙头机会更大;周期类资产盈利趋降,难有超额收益。债市很难走熊,利率整体仍趋下行,短期调整即是机会。汇率短期反弹,但长期汇率仍趋于贬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