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语阅读

COVID-19可能会改写日本的安倍时代

2020/03/10 21:46
收藏
对照中文英文原文
冠状病毒危机将对日本经济造成严重打击,引发人们对政府应对大流行能力的重大质疑,改变日本国内的政治动态和外交日程。

随着冠状病毒的扩散,日本成为了这场持续的全球卫生危机的前沿国家。冠状病毒危机将对日本经济造成严重打击,引发人们对政府应对大流行能力的重大质疑,并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改变日本国内的政治动态和外交日程。COVID-19可能会给安倍时代剩下的时间蒙上一层巨大的阴影。

经济

冠状病毒危机在这个特别脆弱的时刻打击日本,其经济影响将是严重的 。去年10月,安倍政府两次推迟上调消费税(从8%提高到10%),以支付由于人口迅速老龄化而不断增加的社会保障费用。增税在政治上总是一个危险的主张,尤其是在日本,过去的增税导致了经济的急剧萎缩,1998年和2014年都是如此。安倍政府坚称,它已经吸取了这些教训,并已准备好应对措施,使任何经济下滑都不会持续太久。安倍支付仍然坚定地认为,只有雷曼兄弟式的冲击(标志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美国大型金融公司的倒闭)才有理由再次推迟。指望着日本经济连续五年的扩张,政府在去年秋天继续提高消费税。

COVID-19是终极黑天鹅。对日本来说,它带来了衰退的前景,因为它否定了从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的严重衰退中出现v型复苏的可能性:年化收缩7.1%,商业投资和私人消费大幅下降。此外,COVID-19爆发的性质和地理位置对日本经济增长的引擎构成了巨大的挑战。缓解传染性疾病蔓延所必需的社会疏远措施,只会进一步抑制消费,抑制商业投资。旅游业的繁荣(在奥运年达到4000万游客的目标)现在已经无可挽回地受到损害。作为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经济在过去几周几乎停滞不前,这既是一种需求冲击,也是一种供应冲击。由于供应链中断,日本大型汽车公司已经在削减国内一些工厂的产量。

日本不幸的命运是,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紧随国内经济萎缩之后。根据新的事实,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日本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从0.6%下调至0.2%。但随着石油市场暴跌、日元大幅升值以及日经指数跌至2万点以下,前景继续恶化。

政府执政能力

日本公众和其他公众一样,最关心的是政府在应对这场公共卫生危机方面的能力。日本目前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已超过1000例,其中大多数(700例)来自钻石公主号游轮。船上的检疫工作受到了严格的审查,越来越多的报道称,松懈的操作规程破坏了控制船上疾病的努力,而且可能是在乘客下船后。

关于旅行限制的决定也存在争议。数周以来,日本政府只对来自疫情中心湖北省的中国游客实施了限制,直到3月9日,更严格的边境控制才开始实施。此后,来自中国和韩国的游客只能在两个指定机场降落,必须进行两周的自我隔离,旅游签证也被暂时取消——此举引发了韩国的强烈谴责。

随着社区传播案例的不断增加,以及对COVID-19的测试缓慢,政府采取果断行动的能力出现了更广泛的问题。

毫无疑问,安倍团队提升了日本的行政决策能力:首相办公室就像一个“控制塔”,驯服了地方官僚的地方主义,并成立了一个新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为日本的国家安全威胁提供政府整体的应对。

但是COVID-19让这些结构变得糟糕。首先,它需要传染病专家,而不是官僚来领导,而且日本没有一个类似疾病控制中心的组织。但它也提出了一个棘手的问题,事实上,政府发现现有的法律框架存在缺陷,转而推动一项新的特别紧急状态法,该法案将于本周投票表决,进一步推迟了更有力的行动。

政治

危机总是有后果的,而COVID-19已经在日本的外交日程和国内政治动态中占据了重要地位。安倍首相已经是日本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但一些政治观察家认为,如果自民党在2021年之后给安倍第四个任期,任期可能会更长。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总统大选成为了一个突出的问题,因为安倍的一个强有力的手段就是成为“特朗普的密语者”——保护日本免受一个对联盟和贸易持怀疑态度的总统所带来的风险。但更直接的情况是,公众对安倍政府应对冠状病毒的反应不再抱有幻想(过去几周公众支持率下降了8%),这为安倍的对手和自民党内可能的继任者提供了新的动力。

为提升阅读体验,智堡对本页面进行了排版优化 查看原文
评论